-韩国2003地铁火灾「2003年韩国地铁纵火案198人死亡298人失踪57岁犯人竟逃过死刑」

韩国2003地铁火灾「2003年韩国地铁纵火案198人死亡298人失踪57岁犯人竟逃过死刑」

1995年4月28日,正在施工之中的韩国大邱地铁发生了世界公运工程史上罕见的大爆炸,造成101人丧生,其中大部分是正在路面上行走的老百姓。

2000年,大邱地铁又发生了一起坍塌事故,3名工程人员死亡。

在大邱市市民的心中,大邱地铁命运多舛。从1992年开始动工,在修筑时期事故频发,十分不吉利。而他们没有想到,真正的炼狱噩梦,是在它真正运行之后……

事故纪念馆的展品,向访客无声地讲述悲惨的灾难

地铁未设安检,他堂而皇之带进汽油

“中央路”站位在市中心区,这是大邱地铁全线规模最大,人流最多的车站。

2003年2月18日上午9点30分左右,57岁的中年男子金大汉费力地提着一只包,走向离家最近的地铁站。

根据路人的模糊回忆,当时他的表情紧绷、麻木,接触到他的眼神能感受到隐约的杀气。

因为地铁站未设安检,金大汉轻而易举走了进去,登上了从辰泉洞前往安心洞的1079号列车,在3号车厢找到位置坐下。

此时正是上班高峰期,他的身边大多是年轻人,他们看着报纸或者书籍,没有过分注意这个看起来极为普通的中年男人。

他焦躁地环顾四周,将手伸进运动裤的口袋,摸索一阵子后又空手出来,重复了几次这样奇怪的动作之后,他最终掏出了一只打火机。

广播的报站声响起,列车即将到达“中央路”地铁站,一名叫做朴金泰的乘客发现了对面紧张奇怪的金大汉。

金大汉,左下角为他进入中央路车站时监控拍下的影像

金大汉突然站起来,从包里掏出了装着汽油的牛奶瓶,随即“啪啪”摁着打火机的开关,只是因为紧张一直都没有打出火来。

朴金泰生气地斥责金大汉:“你在做什么?不要玩火!”金大汉身边一位老人也在提醒他收起打火器。然而就在朴金泰起身阻拦的一刹那,金大汉将点着的打火机靠近牛奶瓶口,点燃后马上扔在了地上。

“轰”的一声,整节车厢瞬间被大火吞没,浓烟弥散开来。

3号车厢车门到站打开,几个年轻人冲上前揪住金大汉。但火势蔓延之快难以想象,被浓烟呛得无法睁眼的他们只好先选择逃命,顾不上金大汉纷纷往外跑。

金大汉也被火势吓傻了,呆呆站在车门处。他本来是想要在这里点火自杀的,然而在这一瞬间,他不敢了,他怕了,他动摇了。车厢的门突然关上,夹住了他一条腿,火很快蔓延到他的脚上,他尖叫着拼命将腿从门缝里面拽出来,

他踉踉跄跄地离开了现场,混在人群之中逃了出去。

车长只顾逃命错误操作,一车乘客被锁车厢之中

车厢内的座椅都是用丝绒包裹着的,车厢和车厢之间也没有间隔的门,火势很快从第三车厢蔓延开来,浓烟在2分钟内迅速将整个列车吞噬,被困在车厢内的乘客不停打着电话求助。

1079号列车的车长崔正焕第一时间拿着灭火器去救火,然而火势太过迅猛,灭火器喷光了无济于事,崔正焕最终选择了弃车逃跑。

3分钟后,另一辆列车1080号恰巧进站,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强大的气流,更加助燃了火势。

在此之前,1080号列车车长崔尚烈只收到了一条指挥使发给他的“注意运行”的通报。

当时在大邱地铁公车设备调度室之中的3名当班人员,无视警报器发出的警报,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理由也是让人气愤:因为平时也常出错。这3人的失职,导致1080号列车没有及时避开。

当崔尚烈看到对面的火光和烟雾之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火灾发生时的影像资料

1080号列车已经停靠在了“中央路”站,指挥室一直到这时才给崔尚烈发来消息,说1079号列车发生了火灾。

崔尚烈几次尝试与站台联系失败,他又尝试用无线电联系,好不容易接通,控制中心给予崔尚烈的答复是:请原地等待下一步通知,并且告知乘客。

1080列车车厢内的灯泡因为高温一个接一个爆破,车内的乘客并没有恐慌骚动,他们听到车内广播“发生了火灾,请暂时等候”,于是他们在黑暗之中茫然地坐在座位上,等着通知。

接下来的5分钟,崔尚烈一直在请求控制中心给出明确指示,但得不到回复。他也尝试着将车开出中央路站,可电力系统极不稳定,时有时无,列车已经无法启动。崔尚烈在极度恐惧下拔出了主控钥匙,选择带着主控钥匙逃跑,列车完全断电,车门也无法打开,紧闭的车厢门将1080号列车内乘客的逃生希望掐断,而尚不知火情严重的乘客们还在毫不怀疑地留在原地,等着死亡的到来。

这个场景是否让人立刻产生了熟悉感?

2014年“世越号”客轮刚刚发生倾斜之时,船舱之中的师生们全部按照规定穿好了救生衣,因为“旁观者效应”和韩国人一直接受的“服从教育”,孩子们都按照广播的规定静坐等待,从而错过了最佳的逃生时间。“世越号”的船长及其他对船体熟悉的工作人员全部在第一时间选择了丢弃乘客逃命,1079号和1080号列车的车长亦是如此。

柳镐拍摄下来1080号列车乘客等待通知的情况

29岁的大学讲师柳镐是1080列车的幸存者,他当时身上带着一部照相机,用了两卷胶片拍下了人们静静等待死亡的影像。出于一名摄影爱好者的敏感,他原本只是想记录一则社会新闻,他也没有想到,自己拍到的是诸多遇难者一生之中留下的最后画面。

家属10点打电话给地铁总公司,他们竟毫不知情

浓烟先于火苗从缝隙钻进了车厢内,乘客们开始剧烈咳嗽起来。在接下来的5分钟内,1080号列车一直紧闭车门停在站台上,连广播都停止了。车厢内的乘客捂着口鼻往外看,这才如梦初醒,他们慌忙拨通火警、警察或者亲友的电话。

因为浓烟和大火,地铁站内的电源自动切断,车内车外顿时漆黑一片,火势已经蔓延到1080号列车的6节车厢,人们在黑暗之中寻找出路,随着烟雾而来的毒气让一部分人昏倒在地,无力逃脱,其他的人在黑暗之中拥挤踩踏着他们的身体。

一名高三学生李美英拨通了母亲的手机,告诉母亲地铁起火了,门根本打不开。女儿撕心裂肺的求救声让母亲慌了神,她刚喊出“不要惊慌”,孩子的手机就被人群挤掉了。母亲只能听见一波又一波惊恐而绝望的哭喊,和慌乱的脚步声、撞击声,随后,手机通话突然中断。

4号车厢内,45岁的权春燮曾担任过十年的列车车长,丰富的职业经验让他在听到广播的第一时间就做出了精准的判断。他借着紧急照明灯的亮光打开了门边座椅西面的紧急开关,轻松用手打开了车门。

4号车厢和邻近的两个车厢内尚且清醒的乘客摸索过去,权春燮打开的这扇车门成了一百多名乘客的生门。而在另外几节车厢,乘客们因为根本无法打开车门而活活窒息死亡。

其实车厢两边的窗户中心都有横杠,只要用手握住横杠,用脚一踹就可以将窗户震碎逃生。但普通乘客并不明白这些,只能被困在车厢之中乱敲乱撞,哭喊着、祈祷着,最后连这些声音都没有了……

于此同时,他们的亲人、爱人,陆陆续续收到了他们的诀别短信:

对不起,包包和鞋子没有办法帮你带了,原本还想给你做猪排饭,对不起,我的女儿,我爱你。(2.18—10:36)

好好读书,健健康康地长大,爸爸对不起你。(2.18—10:25)

如果我今天就会死去,你会怎么办?只是好奇问问,嘿嘿。(2.18—10:14)

早上生气出门,不是有意的,对不起。亲爱的我爱你,永远。(2.18—10:11)

不要等我了。(2.18—10:15)

现场如人间地狱,纵火者若无其事去医院治伤

车站之上,浓烟从地铁的各个通风口往外冒,交警立刻封锁了这一段公路,救护车在接到消息后接二连三地赶来。

行人们都被吓傻了,地铁在人们心中是最为安全的交通方式,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人们不敢想象,不敢轻易靠近查看,只有匆匆赶来的家属,失魂落魄地守在近处看着,等了很长时间,没有一位幸存的乘客从里面逃出来。

66辆消防车相继赶到了地铁口,但毒气浓度太大,消防员亦无法立刻接近。

消防员在列车内部搜索

一名悲痛的母亲在地铁口附近心急如焚,她对前来采访的记者愤怒道:“我10点钟的时候曾经打电话给地铁总公司,告诉他们发生了大火,他们竟然毫不知情!我要求他们马上把地铁里的人救出来,但他们告诉我情况还不确定。他们怎么可以一直到10点都不知道大火发生呢?”

此时,消防员已经全副武装,戴着氧气面罩不顾一切冲进地铁站。现场没有灯光,漆黑一片,他们只能依靠着绳索小心翼翼进出。

一直到10点半,第一名幸存乘客才被送往医院。他的脸上和衣服已经被烟雾熏黑,伤势非常严重。

家属和行人们在看到伤者的情况后,方才意识到这起事故的可怖,而他们的亲人们,此时不知被困在何处,生死未卜!

三个多小时后,地铁的大火才被完全扑灭,一共有1300多名消防员参与了这场救援。

因为车站内的温度极高,消防员们只能等到降温后才能走进车站内部救援。

此时1079号和1080号列车已经被烧得只剩下了车架和车轮,根据专家估算,火灾发生之时,现场温度高达1200~1400摄氏度。

消防员们带着防毒面具,在车站之中寻找幸存者和遇难者的遗体,这些无辜的乘客大部分已经看不清楚原来的面目。随着时间的推移,死亡的数字从20人、32人一直往上增加,大邱市中心陷入了交通瘫痪。

消防员营救上来的乘客

最后官方统计的伤亡数据是:198人死亡,146人受伤,298人失踪。看到这“298人失踪”的字眼,真的是让人悲从中来、难以想象。

而金大汉则和所有的伤者一样,若无其事地被送进医院。在医院之中,一名1079号列车3号车厢的乘客认出了金大汉,警方很快前来将其逮捕。

金大汉出现在电视台的镜头之中,他穿着一件病号服,坐在病床上,神情呆滞。他的手和脸都被熏黑了,双腿和右臂被火烧伤。警察出于人道主义精神,让医生为他处理好伤口,随即将金大汉带出医院,直接送到警察局审问。

“有人在地铁纵火”的消息一下子传遍大邱市,电视新闻一直在关注着火灾的后续情况,当金大汉出现在电视新闻之中时,他的儿子惶恐之下立刻前往大邱中部警察厅,向警方详细述说了父亲的情况。

可悲、可恨的纵火犯,最后竟能逃过死刑

金大汉,57岁,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在火灾发生的第二天,他终于向韩国警方供认:他是因为疾世愤俗而行凶,他自杀的念头由来已久,这一次是想拉着更多的人一起死。

金大汉的儿子说,金大汉近年经常有自暴自弃的想法,常常失去判断能力,有时候连别人说话都听不清楚,在看到电视机里面有人卧轨自杀的情节之时,他也会说想要跳轨。

金大汉原本是一名出租车司机,2001年,金大汉中风后经过了6个月的长期治疗,因半身不遂被判定为二级残疾。长时间受病痛折磨,他的情绪非常低落,对医生的治疗方案极为不满,曾经扬言要烧掉给他治病的诊所。

金大汉被捕

2002年夏,金大汉第一次尝试自杀,说要从桥上跳下去,被警察救了下来。他对警察们没有感激,而是亢奋地要求警察用枪杀了他。

2003年1月,金大汉跑到大邱医院急诊室,要求医生杀他。

他经常突然离开家中,寻找着自杀的机会,家人四次被警察或者医院通知去领他回家。

案发当天,他本来是拎着汽油找地方自焚的,并没有打算焚烧地铁。也许是年轻人忙碌、充实的身影刺激了他,也许是人们挂在脸上的笑容激怒了他,他突然冒出了报复社会的念头,造成了惊天大案。

金大汉对人生不满,对社会有着恨意,但种种迹象表明,金大汉并没有完全放弃自己的生命,他其实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因为一旦求死这个目标已经确定,自杀行动会变得极为简单。他一次次“失败”的自杀,其实是一次次博取家人或者社会关注,他自杀不是因为“想通了”,而是因为“想不通”。

纵火案发生时地面的浓烟

警察、医生和家人,都曾经尝试过拯救他的生命,但他们无法给他温暖和希望。对一个曾经尝试过自杀的抑郁症患者而言,被救之后的生理治疗、心理康复极为重要,只有心活着,人才能好好活着,如果个人的怨恨转化为社会矛盾,只会酿成恶果。

根据韩国媒体报道,金大汉被捕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悔恨之意,一直到法庭之上才有所忏悔,他最终因为纵火罪和杀人罪两条重罪被判处终身监禁。

韩国民众请愿要求判处他死刑,考虑到金大汉的心理状态,法院决定维持原判。

2004年8月31日,金大汉病死于监狱之中。

“地铁恐慌症”席卷韩国,火灾教训深痛久远

火灾发生后,韩国总统金大中通过总统发言人向死难者及家属表达了哀悼和慰问,同时责成政府部门立刻着手研究将大邱市宣布为“特别灾区”。

每位死者的家属将获得3300美元的丧葬费,受伤者治疗期间每天可以得到250美元的补助。

然而这并不能减少人们的悲痛,阻止人们对于地铁的恐慌,这是一场彻彻底底的人祸,有罪的绝对不止金大汉一个人。

韩国大邱地铁纵火事件调查中

大邱并非小城市,它是韩国第三大城市,也是2002年世界杯主赛场之一,2003年8月大邱还将举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

在此前提下,一个城市的交通安全应该是重中之重,这场突如其来的“人祸”是在全国上上下下都关注的情况下发生的,可见当时大邱地铁存在的巨大问题。

地铁车站内必须安装发生事故之时可以让乘客紧急疏散的逃生标识,但大邱地铁是没有发光指示标志的;

车站内部的电力系统在灾难前竟然如此脆弱不堪,备用电源无法紧急启动;

地铁列车在设计之时就没有用到防火材料,且这些易燃材料会在燃烧时产生大量有毒气体;

此外,当时韩国地铁运营没有设置专门管理危机状况的部门,在这次火灾之中,因为反应迟钝,导致救援迟缓,人员伤亡惨重……

金大汉纵火是一场无法预料的意外,但在数分钟内就完全瘫痪的地铁防灾系统,也是导致地铁惨案的重要原因。

被烧成空壳的列车

韩国政府为了应对舆论,除了金大汉之外,还将两名列车车长、大邱地铁公司的6名高官被逮捕,两名车长因为渎职致人死亡分别被判4年和5年禁锢刑,3名控制中心工作人员也分别获刑。大邱地铁公司的社长主动提出辞职。

1979号列车车长崔正焕只顾逃命,没有及时向中央控制室报告室报告火灾的情况,也没有采取有效措施帮助乘客逃生。

1080号列车车长崔尚烈在逃出后11个小时内都没有向警方报告,他还尝试和同事串通,试图掩盖自己的渎职。1080号列车的主控密匙被发现藏在一个火车站的办公室之中,监控录像也被崔尚烈销毁了。

经过警方统计,1080号列车上被烧死的乘客要多于1079号列车。

但群众显然不能对这个调查结果满意,火灾发生第二天,很多罹难乘客的遗体还没有找到。韩国政府的处理办法是派出大量的人力,甚至调派军人到现场大清洗,直接运走大量的骨灰,也有媒体拍到很多可以证明失踪者身份的证件被扔在路旁,全部被清理掉了。

这引起了韩国民众的愤怒,遗体尚未找到,韩国政府为何如此着急着清理现场?他们认为此案背后还有黑幕,崔尚烈是当局的替罪羔羊。

家属在遇难者遗像前痛哭,遇难者大多是附近上学的学生和服装店的年轻女员工

纵火案发生后数天,繁华的中央路人流量连平时的一般都不到,大邱地铁重新开通后两天,几乎看不到一名乘客。

韩国首都汉城,地铁的客流量比平时减少了20%左右。各个地铁站开始对职员进行培训,要求他们必须学会使用灭火器和防毒面具,并且全面调查自动洒水灭火系统和火灾监视器。

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地铁依旧让大邱市市民感觉到很不安。

这场大火,不仅烧出了韩国地铁的问题,也引起了全世界各个国家的震撼和反思。

在灾难面前,负责人一个消极应对的念头,带来的可能是无法估量的生命损失;临阵脱逃、对于群众生命的漠视,不是单纯的自保,亦是犯罪!消除隐患,不应该由血淋淋的惨案为起点,培养灾难意识,也不应该在灾难发生之后才看出价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