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X再夺一冠哥本哈根大赛后看VALORANT如何书写电竞生态新篇章

FPX再夺一冠哥本哈根大赛后看VALORANT如何书写电竞生态新篇章

  “FPX!FPX!FPX!”

  刚刚夺得VALORANT哥本哈根大师赛冠军的拉脱维亚人ardiis激动地率领全场观众呼喊战队的名字。

  作为EMEA赛区(欧洲、中东和非洲赛区)公认的强队,FPX因为旅行限制缺席了上一届雷克雅未克大师赛。这一回哥本哈根大师赛,FPX也是在比赛中途才迎回了完整阵容。而这一切的考验,使得首次在线下大赛夺冠的FPX队员更加激动。

  “超大的赛后party!”紧紧抱着冠军奖杯不放的ardiis向现场粉丝发出邀请,“我来买单!”

  Sentinels,M3C,Acend,Optic,FPX,VALORANT电竞迎来了第五个国际大赛冠军。而在这三年中,从主播引领的封测大热,到重视草根的早期电竞计划,再到成型的全球电竞赛事体系,VALORANT电竞赛事已经有了自己的故事线。

  扎根社区

  2020年,拳头游戏电子竞技运营全球负责人Whalen Rozelle在官网发文阐述VALORANT电竞团队对于这款战术射击游戏电竞方面的初步想法。

  Whalen Rozelle表示,作为一款极富竞技体验的游戏,VALORANT具有成为成功电子竞技项目的要素,拳头对此抱有很大的梦想,但也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能够做到考虑周全。拳头并不希望揠苗助长,现在初步的重点是和玩家、内容创作者、赛事组织者和开发者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这个生态体系。

  作为全球电子竞技产品的领先者,拳头游戏对于游戏、电竞、直播、社区之间的关系有着深刻的理解。从封测开始,VALORANT就和Twitch主播积极联动,分发测试资格,使得VALORANT封测首日最高同时在线观众达到170万,成为当时Twitch最高同时在线观众数历史第二的游戏。

  无论是英雄联盟背景的pokimane还是CS:GO背景的shroud亦或YouTube“一姐”Valkyrae。大量的主播参与了VALORANT的早期宣发,也将这种合作延续到后来的VALORANT生态之中。

  当VALORANT电竞赛事上线后,在英雄联盟电竞中探索数年的“二路流”模式已经成为了所有比赛转播的常态。赛事版权的开放,帮助VALORANT主播与电竞品牌共同成长,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前CS:GO选手tarik:他在转型VALORANT后迅速积累起大量人气,Twitch平台粉丝目前达到200万,也收获了去年最佳FPS类别主播的奖项。

  而对非英语的观众来讲,母语主播已经成为他们最喜欢的观赛方式。例如Twitch粉丝量超过90万的日本主播shaka在每次VALORANT大赛进行“二路流”直播时,总能排到收视榜前列。根据Esports Charts统计,日本VALORANT地区挑战者赛最高同时在线观众从2021年初的3万人左右飞速增长,在今年6月挑战者赛已经突破29万人。

  正如Whalen Rozelle在早期电竞计划中提到的那样,VALORANT电竞团队正在努力和有共同愿景的人达成合作关系,与游戏开发团队一道,维护好游戏与电竞带来的整体体验。

  回到线下

  2021年,电子竞技受到各地旅行和活动限制的影响,线下赛事频频推迟或者取消,直到5月,拳头游戏将英雄联盟季中冠军赛和VALORANT首个国际大赛带到冰岛雷克雅未克,将人们的视线再次带回线下。

  即便面临诸多不稳定性的挑战,2021年的VALORANT雷克雅未克大师赛交出了一份令人振奋的答卷:铁笼赛场、AR舞台、艺术性的主题和宣传片……“这就好像《真人快打》和德国夜店的结合。”电竞记者泰勒·埃茨贝格尔在选手首次登场时如此评价VCT的舞台。

  战术射击的魅力通过VALORANT这个新项目得到再一次的展现,电子竞技的热情也扩散到了更多新兴市场之中。

  一年之后,日本琦玉超级竞技场中举行的2022VCT日本赛区挑战者赛现场座无虚席。据日本媒体报道,有两万人次来到现场观看上届大师赛季军ZETA DIVISION和Northeption的决赛。全场观众用力敲响统一的应援棒,仿佛置身于一场盛大的演唱会之中。

  “我很久没有参加有观众的活动了,”ZETA战队人气选手Laz不禁感叹,“看到这么多人来真是太有意思了。”

  随着全球旅行限制的逐渐放宽,VALORANT电竞在本次哥本哈根大师赛上迎来了历史上第一场拥有现场观众的国际大赛,选手们登场亮相时终于能够听到现场的热烈回应,热情的ardiis也才能有机会邀请现场观众共同参加夺冠狂欢。

  OpTic对战FNS接受现场采访时说:“比赛时听到观众呐喊太棒了,即便是听到观众为对手呐喊,我也感觉很棒。”

  当选手和观众完成了线下的连接,VALORANT电竞这一拳头精心打造的产品才真正地以完整的姿态展现在所有观众眼前。根据Esports Charts统计,2022哥本哈根大师赛最高同时在线观众超过78万,可以排到今年所有端游电竞赛事第7名。

  另辟蹊径

  2022年,VALORANT冠军巡回赛和2021年比最大的不同是在地区挑战者赛阶段为一些知名战队预留了席位。

  虽然在VALORANT早期电竞计划提出的时候,英雄联盟电竞已经“进化”到联盟制阶段,VALORANT电竞依旧选择尊重电子竞技发展的规律,从草根开始培育社区。

  第三方草根赛事,拳头与第三方合作的First Strike,再到拳头主导的挑战者赛事和冠军巡回赛,没有选择跳级的VALORANT电竞按部就班地走到了今天。保留的联赛席位可以带来稳定的曝光和故事线,也就带来了稳定的吸粉机会和赞助收入——VALORANT电竞似乎又要走上我们熟悉的联盟化卖席位的道路。

  然而,作为全球最大电竞联赛体系领导者,已经有多年联赛运营经验的拳头游戏并没有将过往的模式照搬到VALORANT电竞之中。

  今年4月,拳头游戏发布 VALORANT 电竞崭新计划。在联赛组织层面,拳头游戏深刻明白国际赛事是观众最为期待的比赛内容,所以VALORANT电竞将设置美洲、欧洲和亚洲三个国际联赛,为本区域的粉丝带来小型的线下国际赛事。每个联赛的顶尖队伍将会有资格参加大师赛和全球冠军赛,争夺VALORANT的最高荣誉。

  其中更吸引俱乐部投资者的一条,则是拳头游戏不会对未来的长期合作伙伴收取席位费用。

  根据外媒曝光的更多细节,俱乐部将会和拳头游戏签订四年的合作伙伴合同,到期后拳头将决定是否续约或者引入新的俱乐部。由于俱乐部不需要支付高昂的席位费用(反过来会得到拳头的财政补贴,以及游戏内活动和产品的独家合作机会),俱乐部的经济实力将不会是主要考察条件,关联KOL和粉丝量级将被优先考虑。

  可以看出,拳头游戏在2017年开始取消英雄联盟大赛区升降级之后,正在重新思考电子竞技生态稳定性和流动性之间的平衡,希望用一种新的模式,保证VALORANT电竞来源于草根社区的活力。而这一构想,已经吸引了全世界赛超过150家电竞俱乐部向拳头提交申请,期待成为VALORANT电竞的长期合作伙伴。

  百万收视,全球热搜,线下火爆,VALORANT电竞在过去三年的发展已经证明了这一新兴电竞项目的热度与活力。如今VALORANT电竞将在电竞生态的探索中迈出重要的一步,这些尝试又将给电竞生态带来怎样的全新篇章,值得我们继续观察。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